User Friendly 2015大会展商嘉宾 - 孙学瑛专访

2015-12-23 | User Friendly,专访

嘉宾简介:

孙学瑛,电子工业出版社策划编辑。 在图书出版IT、用户体验设计相关题材编辑出版有着十余年的经验积累,从最早国外行业经典的译文出版到现在国内各用户体验设计团体和专家的题材选材到图书编辑出版有着非常丰富的案例沉淀和积累,特别是对用户体验设计行业专注而深入。

【记者】:对于用户体验相关行业的人来讲,经常会看到贵社出版的相关书籍,作为图书出版行业者,又是如何判断和选材的呢?

 

孙学瑛】:我们虽说是传统行业,但是我们出的东西都是跟时代潮流特别紧密结合的,像参加这样的会,我们都是要来学习的。我先说一下我,我是在电子社已经13年了,我们出的书,基本上是从外版经典开始的,先是情感化设计,交互设计之路,作者全部是诺曼和艾伦库伯这些名人,这就是我们的一个入手点,然后再慢慢的,最近这三年才到原创精品,就是国内的作者才慢慢多起来。你是说这方面的选择的方法吧?

 

【记者】:我刚才听到说好像你们分阶段,最一开始的时候先从经典入手,那你们判断经典的标准是国外行业认可的,把它推崇为经典的?

 

孙学瑛】:所谓的经典,我觉得国外的人写书的观点跟咱们不一样,它至少是有30年以上的经历才写的。比方说我们马上要跟同济大学合作出版的一个《人人都是设计师》,它讲社会创新的,跟服务设计挺相关的,那位作者就是退休以后,把自己四十年的一个经历写下来,我们认为这就是经典。这个行业,本身在十年前就有起步,我们基本上是从软件交互着手,从桌面应用到网络,到之后的网站重构,这些书我们都是做过的,网站重构第二版也是在我这做的。现在就是移动了,有一个这样的传承下来了。那我们的选择原则基本就是,经典就是一个原则了,目前呢,我们发掘国内的作者主要还是要求内容有料,独特。比方说独特吧,现在你们比较熟悉的同济大学的刘伟老师,他在我这出的一本书,《交互品质》源自于他的一个博士论文,基本上就是国外的一些方法,在国内基本没有,所以我们就出。然后还有一个独特吧,比方说我们也跟腾讯的UED合作出过一本,CDC是我们的第一本,腾讯的UED体验之旅是我们出的第二本,UED体验之旅基本上是从头到尾一个方法、过程的总结,我们认为它是一个团队的合作,也是一个独特性。还有我们跟搜狐合作过,合作过一个叫《设计之下》,就是用新闻客户端APP,其实是去年出版的,APP的一个体验的设计,也是比较独特的。

 

【记者】:最终确定题材的流程是怎样的形式呢?

 

孙学瑛】:我们选题它是有层层申报的,比如我们的同事申报,然后到事业部主任,事业部主任再到副总编,再到总编。其实这是跟图书出版行业的特点有关吧。

 

【记者】:能否举一些你亲身的案例,比如现在出版的服务设计,当初是怎么选,怎么定,然后来推广到这个行业上的?

 

孙学瑛】:《服务设计》基本上是因为我们前几年,因为参会,各种关注,我就觉得因为体验设计好多点都已经挖掘到了,然后服务设计一直是刚刚起步的,所以我们一直在寻找这样的人。陈迪凡不知道您认识嘛,原来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他现在是去了OPPO,他刚开始就是想在我们这出一本服务设计书,但是由于他调到OPPO,工作特别忙,所以就没有了。直到茶山的出现,我就毫不犹豫地跟他发出了约稿申请,因为在我自己的接触圈子里,或者我们作者的,搞服务设计的目前还比较少。

 

【记者】:对于我们IT、互联网、用户体验,平时你们自己也是会去了解和关注很多吗?

 

孙学瑛】:那当然了,因为我们团队目前是三个大方向,一个是数据,数据分析统计挖掘,可视化,还有一个游戏,之后就是设计,交互设计因为我们有一些积累了,所以我就想在这个方向再主攻一下,所以我们在主攻方向的时候,对周围的一些趋势都会有一些学习的。

 

【记者】:刚才说到团队,那你们的团队一般是怎样的一个配置或者人员?

 

孙学瑛】:老中青,传帮带。基本上都是策划编辑。根据个人兴趣,然后根据他以往的作品的成绩。其实策划编辑就相当于行业内的产品经理。但我们的产品比较小,完全可以个人主导。

 

【记者】:听得出来,感觉其实像您来讲的话,对于我们互联网也是非常了解的。

 

孙学瑛】:我们也只是接触你们的人比较多而已。因为作者跟我们聊,我们也需要跟他们去沟通,如果我们完全不理解,完全不了解也沟通不来。但是我觉得,我们做策划编辑的,因为跟互联网人接触得更多更全面,还有他们看的书多,知道的东西多,所以我觉得,可能还得稍稍高于平均水平。

 

【记者】:你们团队一般是有多少人?如何分工?

 

孙学瑛】:你是说我们这个小团队,还是整个的电子社做这方面的书的?我们电子社做互联网图书的,我们整个分社,是有60多人。跟IT,互联网相关所有的书。我们团队是集中在这三个方向。

 

【记者】:那这样的一个分社,它的具体的组织架构是怎样的?

 

孙学瑛】:就是我们的这种小组织,各个小组织。这个也是我们大社长学习了互联网企业的管理方式,给我们分配的。

 

【记者】:看得出来,从上到下,都是要紧密跟随,或者要去了解,去渗入到这个互联网。

 

孙学瑛】:对,前几年不是小而美嘛,以前都是扁平的,三年前吧,就分为小而美的团队。我们每个编辑都是一个产品经理,他得从刚开始,你说有一个想法,你要写一本书,我们就聊,到底怎么写,写什么,然后定位,从头到尾,直到编辑出版,直到现在我们这种营销活动,签售会,我们都得全程负责。

 

【记者】:对于您来讲的话,您对互联网这一块了解的过程或者历程是怎样的?

 

孙学瑛】:我基本上99年开始接触互联网,以前也不知道是什么,了解的历程,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从桌面,桌面应用到网站,到网站重构,然后再到移动,目前就是这样一个过程。这也是工作的相互促进吧。自己想去,然后工作也需要你去了解。本身专业就是这个,信息工程。

 

【记者】:现在可以看到,这次的会上你们正好推出服务设计,我们一看,其实对于我们来说,一看到就会想,这书我肯定感兴趣,因为我们现在团队也在这方面去研究,去精深,就会觉得怎么会这么符合契机呢?不知道您是怎么来看这个服务设计,包括您从出版行业来讲的话?

 

孙学瑛】:因为我是去年也是这个大会接触茶山的,他其实一直也在犹豫,出这个书的问题,因为他的是片断化的。然后我有一次接孩子放学的时候,我就听了他大概十几条,我觉得有一些还是挺有启发的,不是说每一条。然后呢,我也是鼓励他把这个事情做成,因为正好,我在之前跟你说过,也关注过这方面,我就特别希望他能做成这件事情。我对服务设计的理解是,比用户体验设计要难,他从事这个行业,需要足够的社会担当和责任感,它不是说你自己做好这个界面什么的,就能够完成的了。它目前在中国可能是刚刚起步,我觉得是刚刚起步,可能会经历用户体验十年前的发展路线,我感觉是一样的路线,但是要难。它里面的内容一点都不高高在上的,它的内容很落地的,就是讲各种生活细节,然后我作为服务设计从业人员,我应该从这个细节当中吸取一些什么东西,还是很有实践的借鉴在里面,也不能说因为服务设计就是一个目前炒的概念,就像十年前用户体验一样,我觉得大家都需要去踏踏实实做好每一件事情,不要太被概念忽悠。

 

【记者】:您觉得如果用比较接地气,落地的描述来说服务设计的话,特别是从这本书来讲的话,它对服务设计的定义和认识是怎样的?

 

孙学瑛】:比方说他举了一个例子,我们大公司食堂,每次端饭进去就很难走得进去,很难走得通,要排队,实际上他要做的一个细节,每个人吃完饭以后,把凳子往里推一下,就让开通道了,就会很顺畅了,他举了这么个例子,我觉得服务设计显然不是很高规格,它是一个很细节化的,我就说前面也有社会责任和担当,这个人需要很靠谱,很踏实,他才能去做。我不知道这样回答行不行,就是用户体验在十年前,我觉得从事用户体验的人在公司也是不会被认可的,他们也会突破很多的障碍的,因为用户体验本身也不赚钱,不是公司的前锋部队,但是到现在,为什么大家如此的重视呢?服务设计也是一样的,就是你的各种的普及,我还出了一本书,我建议你们去看一下,就是HFI公司创始人,他出了一本叫《让用户体验融入企业基因》,这个名字是我给取的,实际上它的意思是用户体验制度化,就是在企业当中,他就是告诉你怎么去实行,怎么用它的模板,怎么教大家把椅子往里推,就是有一个这样的过程,人家是已经成熟的模板和套路了。这样来类推一下是不是会差不多?

 

【记者】:随着这么多年,您也做了这么久了,国内目前在IT,或者这一块出版发行的用户群以及读者的数量,它的现状以及从之前到现在,以及未来发展的趋势是怎样的?

 

孙学瑛】:纸质图书,可能很多人,现在其实都是灭亡论的,因为现在大家都手机,都Kindle,都电子书,我自己也是很迷茫的,因为我觉得纸质书,大家都不怎么读了。但是我去年听了一个知名投资人,他说五年内,出版行业,更大点说是内容产业,它还是有一个大发展,尤其是中国的国情下,他觉得大家已经温饱解决了,接下来就是头脑,精神粮食的解决,所以我觉得还是可以继续的吧。而且互联网帮助我们比以前更扩展了渠道,所以今年吧,可能各大出版社都有10%-20%的增长。

 

【记者】:那您在IT这一块出版已经做了这么多年了,那您怎么对中国的用户体验,其实像您一路走过来,不算我们圈中人,但是您作为一个旁观者,而且是一直在关注的,您对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以及未来的走势是怎么看的?

 

孙学瑛】:我觉得还是大有改进,比方说手机这个产品,现在我知道的,各大手机厂商都在打仗,打得特别厉害,因为我看朋友圈也能窥见一斑,有一本书《交互设计精髓》,明天可能在展台上也有,它那里有一个场景,有一个做妈妈的,从事房地产中介,她的一天,用手机怎么处理她的事务。我认为目前中国没哪一款手机能达到她的那个层次。软件的问题,不是硬件的问题,现在大家的手机大战是在硬件和拼价格,软件交互没有多大提升。

 

【记者】:也许硬件都能够到达理想化的程度,但是实际上我们决定体验的还是软件?

 

孙学瑛】:软件交互,可以看那一小段,我现在有点回忆不起来,但是当时我看完了之后,我心里很羡慕这个妈妈,因为我自己也是妈妈,也每天要处理不少事情,她就会在带人去看房的时候,直接处理她女儿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还是挺好的。所以这个交互,那个书里人家已经写了,我们都没做到,你说是不是还有更大的发展?

 

【记者】:您可能早期的时候更多集中在国外的经典,因为国内确实比较少,还不是那么权威或者大众,现在可能注重侧重国内的比较多了,现在在选择和分配的比重上,大概是怎样的?

 

孙学瑛】:我们现在目前还是着重挖掘国内的,因为现在有很多像你们这种企业的小团队,他们都是希望要出书的,我们现在在努力帮助这些人。

 

【记者】:明白,我们也非常感谢,能有更多的合作机会,也是帮我们团队,一方面可以沉淀更多有价值的东西,另一方面可以推广团队。特别是像UXPA,它的形式和其他类型的会议,您觉得有什么不同吗?

 

孙学瑛】:我觉得它还是比较偏高端的,首先选的地点也是比较高端,会议费也是比较高,但是它的东西还是比较好,还是偏干货吧。我们希望的就是能接触更多新鲜的观点和更多愿意用书来分享自己经验的人。

 

【记者】:那在这样的一个会议当中,您觉得出版行业是扮演一个什么角色?

 

孙学瑛】:我每年在这里玩得很开心,能认识很多人,好多人都是老朋友,每年能在这个会上见上一次面,有一点分享就是我们的书能全部卖完,因为这里的人特别爱学习,不像我们参加一些软件技术会,至少这边的人更爱读书。

 

【记者】:对。其实已经算半个互联网人了。非常感谢您。

 

本采访由 User Friendly2015 组委会采访团队完成

深圳金指头速记协助整理

2015.11.15

 

0   喜欢

操作成功!
请登录您的邮箱获取新密码,请尽快修改您的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