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 Friendly 2015年会嘉宾 - 吴海波专访

2015-12-24 | User Friendly,专访

嘉宾介绍:

吴海波,06年开始游戏设计,现任乐视设计团队Leader,本次UXPA用户体验设计大赛评委。

 

【记者】:首先还是从您的一些工作经历,在行业内的一些经验来讲起吧?

 

吴海波】:大概在06或07年的时候,当时刚刚开始我的设计生涯,刚开始是从事了游戏行业,逐渐从游戏行业,从运营型的设计师,转变为去做产品型,然后又从UI的部分逐渐过渡到UE和用研的部分,现在乐视,主要负责的业务是整个乐视下面的视频业务相关的大的体系,乐视所涉及到业务方面比较多,又涉及到服务,又涉及到硬件,所以我们这一块主要是针对视频服务这一块,我们所做的事,包括像我们整个视频体验在手机客户端,在我们的智能电视,还有在我们的网站上,还有我们未来车联网,当然车联网这一块也开始做了,是一些和自身汽车业务相关的东西,所以我们是跨多个平台的体验设计职责。现在整个团队人数大概有十十七八个人,职能上也划分为了有交互,有视觉,有动效。其实现在整个的互联网的转型,乐视是属于走在比较靠前的位置。因为来到了乐视之后,我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学会了会拥抱变化,因为互联网就是一直持续在改变,所以我觉得能够参加咱们这次大会,也是从一个新生的力量里面能够发现哪些新生点和创新点,一个是帮助学生们在行业里面,能够有一些指导性的意见,能够帮助他们去成长,另一方面我自己也希望能够从这些新生的后辈们当中也能够吸取他们的一些活力和他们的一些新鲜的思维。

 

【记者】:刚才您讲到您的团队,像乐视这样的企业,团队的架构或者它的运作机制是怎样的?

 

吴海波】:现在乐视的团队基本上是把大的业务拆分,我所指的业务拆分可能像比如说手机是单独的手机的业务的公司,电视是单独业务的公司,这样来运作。其实我们这一块是专注做应用服务的,所以应用服务这一块我们是合并在一起来做。比如说我现在负责的视频应用服务,还有一些搜索应用,还有一些新的业务,比如说UGC的内容。还有我们自己内部的一个孵化的东西。

 

【记者】:可以看到很大的瓶子,然后拆出很多业务单元,那么对于设计用户团队来讲的话,它本身是中心化还是随着业务模块分享?

 

吴海波】:我们团队的做法,其实工作沟通前面这一部分,更多的是和业务对接,会占多一点,至于绩效考核整体的人员管理这一块还是放在部门内部。其实我所有的人都是支持服务这一块的,我就在这整个服务的体系下面,也就是是我刚刚说的十七八个人。

 

【记者】:这样来看的话,也许你们可能会支持不同的业务,但是也是体现在服务,他们可能就是专门针对手机或者电视了,那么本身又属于一个集团下的,都是做用户体验,那么本身的互动交流也是应该保持的吧?或者有没有什么固有的或者经常会进行的一些?

 

吴海波】:常规的这种肯定会有的,因为我们也有一个微信的大群,会把我们集团下所有的设计师拉到一起,我们经常也会定期有一些分享和交流的活动,设计师每个人在工作当中,因为专注方向不一样,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特长的部分,那我们也是去挖掘每个人这一块的亮点,能够让他去带动团队里面的每一个人,能够有一些新的发现或者能力的上升也好。

 

【记者】:也算是跨团队吧?那么他们这种交流的,你觉得好的或者说是不好的这些有没有一些可谈的?因为往往团队多了,人大了,总是会有一些,合作是一方面,另外就是这种兄弟平行的团队之间的?

 

吴海波】:好的方面就是其实因为大家背景不同,有的是从互联网企业中过来的,有的可能是从传统硬件的公司过来的,然后大家碰撞在一起,会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包括我们其实团队有一部分设计师其实是从原来的4A的设计公司里面出来的,到最后我会发现,设计这个东西并不是说我找了所有互联网公司当中的顶尖的设计师拉过来就能够做到最好,它是需要有一个碰撞的过程,融合的过程。其实在团队多样化的前提下,大家的背景不同和专注的不同,也会去形成这样一种情况,就是大家的创新能力,包括彼此碰撞的火花会越来越多,在设计师这个行业里,我觉得对于设计师本人也好,他也希望能够在一份工作当中能够去收获一些意想不到的经验,从别人身上去吸取一些新的东西,那我觉得其实我们现在这个团队的架构,做到了这一点。然后也会有一些问题的地方,就是你刚才所说的,一些平行的兄弟团队之间可能会有一些业务的交集,比如说涉及到一些工作对接的东西,比如服务接入到系统当中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有一些系统以及应用之间的设计规范以及整个的开发流程的差异等等,其实需要一个逐渐去磨合的过程吧,这个当中是需要很多的精力去把整个的过程串联起来,有好的一方面是我们现在整个的因为项目的分支会越来越多,所以我们现在以项目的制度,分项目经理去跟进整个流程,我们不用去费太多的心思,说我们怎么去推进,或者怎么去和其他的业务部门融合,其实这些有专门的人帮助我们去考虑,所以还比较顺畅一点。

 

【记者】:是涉及到合作了才会有这样的项目经理还是说本身所支持的业务里就会有?

 

吴海波】:这是一个持续的情况,我们所做的所有的业务都是和其他的业务都会有串联的,包括我们做的一些视频应用的产品,其实都会去上到电视上面,上到手机上面,因为现在乐视在讲求一个生态化,生态化就是把公司里所有的基础的服务植入到硬件里面,然后再通过硬件去卖服务,走的这样一种思路。

 

【记者】:不知道您怎么看乐视这样一家企业?他是更偏向传统型还是更靠近互联网?还是就是一个您眼中认为它是互联网化的吗?比如说现在都说BAT,现在要换嘛,比如说ATM,阿里可能会说你这是蚂蚁金服,小米可能说就是小米,但是别人说小米你是互联网公司吗?所以会有这样不同的看法,不知道在您眼中是怎么来看乐视的?

 

吴海波】:其实我觉得乐视应该算是一个纯互联网的公司,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从两方面说起,一方面基于它的整个背景,背景来说,它是从视频的业务起家,视频网站本身就是一个纯的互联网业务,衍生到现在,它再去做硬件,再去做一些其他的东西,包括他去做汽车等等,其实到了现在互联网+的概念,其实互联网我觉得已经不是说我去做一个网站,或者做一个应用就是一个互联网企业,而是说你是不是在用互联网的思维去做一件创新的事。那看似好像做手机或者做电视这种,是在做硬件,但是其实他都是以一种互联网的思维在做。举个例子,我们其实卖手机,就是在卖服务,包括我们的销售的策略也是,我们有一项销售策略就是因为乐视的视频服务会有一个年费的套餐,一年的年费是490的,如果用户去买手机,那我们的手机尺寸都会比较大,会是5.5寸,最大的是6.3寸的尺寸的,其实是比较适合于去看视频的尺寸了,我们在整个设计的里面也会考虑到在大屏上面,视频的展现是怎么样的,所以就把整个的从硬件到服务这一环节打通了。买手机的用户就会考虑说我既然去买这个手机的话,那我很可能会需要这个服务,反向来说用户如果买一年499的会员,就可以低300块的手机硬件费,那我们的第一个机型,就是乐1的机型,它的定价其实是一千多块,实际上你买上差不多四年的服务,整个手机的费用就全免了,而且你还可以看四年的独家的内容,而且这个其实都是高清版权的。

 

【记者】:刚才提到服务,可以看得出来,就是说不管我是怎么做,或者做什么,其实更多的还是基于对我基础的所产生的内容,用什么样的思维方式,或者是怎样的方式去做,去营销等等等等,其实可以看得出来,现在互联网+之所以那么火,也就是因为互联网的思想,这种模式,还是非常地有它的可发展的空间的。那其实回到做视频,可以想象到,视频内容的产品,一方面有很多原创,另一方面有很多版权类的,那么在国内,这种版权意识相对比较落后,可能还在发展过程当中,乐视在原创或者服务内容上,有什么自己独有的东西,可以和像优酷土豆或者腾讯视频去竞争?

 

吴海波】:确实如果说到这的话就不能不说一下,乐视的贾老板还是非常有眼光的,当初在所有的视频网站都还是做盗版的时候,乐视在04年、05年的时候就已经在大批量地买断版权,当时的版权价格都非常地低,他收购了很多过来之后,适应了后面的正版趋势,到现在为止,包括像原来优酷土豆这种专门做UGC内容的视频企业,他也开始逐渐地把精力放在正版内容上,因为这是大家都能看到的未来的趋势。

 

【记者】:其实很早都在做?

 

吴海波】:对,其实整个乐视的业务积累上,在早些年的时候,乐视的版权分发其实占到收入很大一部分,而且因为它在早期版权的积累方面,其实有比较大的成效。你刚才说到这个问题其实非常好,在视频服务这一块,对用户来说内容才是最重要的,内容竞争其实现在逐渐地变成了几个形态,一个就是传统的UGC,就是用户上传的内容,用户上传存在一定的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况,而且依靠UGC去变现,对于企业来说其实是一个比较困难的事,因为视频企业其实长期烧钱,变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变。在变现这件事上大家共同能看到一个发展的方式就是通过正版版权的投资,另外一个就是你刚才说的自制内容,大家现在也都在培养自己的自制的团队。因为有一些已经成熟的东西,比如说像一些现有的娱乐的模式或者说访谈型的,是在整个自制内容圈子里面比较火热的一块,还有一些自制的电视剧,举个例子来说,乐视投的甄嬛传,当时公司把所有的精力放在甄嬛传这个项目上,确实这也造就了一个现象级的IP的产品。包括我们之后所做的整个业务铺垫的延续,包括请影视制作的一些大咖进来,像是把郑晓龙、陆川, 张艺谋这些导演等等。然后像是版权采购这一块,其实在第一个阶段上,已经有一定的积累了,现在在第二个阶段上,其实目前来说大家在版权投资上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去花钱买用户的阶段去买内容,而是只是砸钱去买用户但是对于用户来说,视频服务黏性非常差,用户不会为了一个品牌而留在这,用户对于视频的需求永远是我要看什么,谁那有我就去谁那,但是这个本身通过视频服务的本身是做不到的,因为你无非也就是通过更多的版权,这是一个不断循环的东西,不断地投入,然后拉住他,如果没有新的东西他就会走。所以现在乐视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就是不是单纯地靠砸我的版权投入去留住我的用户,而是我怎么去造就一个使用的场景,造就一个用户的群体,持续的一个粉丝的群体。

 

【记者】:我能想象到,也许正是你们做手机,做硬件的目的,可以听得出来,就是在很早之前,可以说比这个行业要早很多的时候,你们就很有眼光,或者很有想法地去做一些在行业内来讲比较超前的东西,比如说还没有流行版权,你们就已经开始采购这些版权,包括用户达到一定量级的时候,你们之前就想到,有可能用户会怎样,为了保证用户能够长时间的,或者更多地来使用我的产品,使用我的服务,所以你们会想很多,在那之前就会前储备或者做到很多。那其实可以看到,内容的产生是一方面,然后怎么样更好地服务好这些用户,也是一方面,那么整个乐视在以后,特别是像您这个团队,本身就是有一些研究性或者前瞻性的设计在里面,那有没有一些新的东西,新的想法,现在已经开始投入或者在做的?

 

吴海波】:现在我们其实在做的事,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怎么样让用户在视频的使用场景里面能够更顺畅。

 

【记者】:我其实有个问题,因为我也不算是做视频的,一直是做电商,比如说我作为一个用户,就经常会用各种视频的工具或者网站,比如说国内的像乐视,腾讯,或者优酷土豆都会有,国外的也用,就会发现,这个广告是国内的一个比一个长,但是国外的他是5S,然后你可以跳过。之前我也看到过这种分析或者看法,就是实际上它这种5S跳过,反而效果比较好,当然也是前提建立在谷歌强大的数据分析和推送上,就是他能够保证他的推送内容是用户喜欢看的,所以他看了5S,发现他愿意看。所以我自己也有这样的亲身感受,比如说这样的一个细节,可以说这也是服务用户,同时也是能够去盈利,去变现的东西,所以说再处理这样一个细节上,我不知道乐视跟其他的企业或者产品有什么不同吗?

 

吴海波】:其实你说到这个问题是涉及到一个体验和一个收入,商业部分的一个平衡,比如说你刚才说的广告时长的问题,因为广告时长一直是我们在客户的反馈里面,负向体验非常明显的一部分,我们曾经做过一些调研,广告其实用户在看的时候,他经常会下意识地自动就把它屏蔽掉了,因为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广告,所以就会有刚才你说的这种可能时间长,并不是效果会达到最好,因为他已经熟悉了你整个的广告的位置,包括广告的展现形式,可能他下意识里会把这个东西给屏蔽掉,这个本身并不是说咱们做的方式不对或者说用户的场景我们没有考虑进去,而是现在存在一个冲突,我们永远觉得广告其实最重要的并不是曝光而是转化,但是在广告商当中,他们有一种主流的想法,他们还是希望能够多曝光,。我们说我们希望去做新的一种广告交互的时候,比如说我做了一个新的广告形式之后,不是说能有多少用户能看你这个广告多长的时候,而是看完这个广告之后,多少用户去点了,我们想统计这个转化,但是转化在广告客户那,目前来说并不能成为一种最终评定的数据,因为他们其实从转化里面看不到最后他们能从这获得多少利益。当然咱们其实纯做互联网的人,其实特别看重转化这个数据,但是对于我们的广告商来说,他们往往是一些传统企业,他们广告的概念还停留在我要播广告,我要让更多的人看到,我要让更多的人去了解我这个东西,要了解得更多,那可能对他来说我时长越长,我能说的话就多,而且如果时长越长的话,说不定某一句就能打动用户,他们会有这种的思维方式。所以像你刚才说的这种,比如说播放几秒钟可以跳过的方式,我觉得并不是在中国推行不了,而是需要一个逐渐去适应和转变的过程,用户和潜在消费者,它的购买方式,或者说接收信息方式的逐渐转变的过程,另外一个是广告商他的整个广告投放策略的考虑,我觉得是基于这两者。

 

【记者】:我们说了这么多行业专业的东西,还是要回到大会和大赛,因为刚开始一说就说到了昨天,也是比较长一个路径,一路走过来,从初赛,复赛,到最后的决赛,您怎么看在这个比赛当中,这些学生,像您刚才说了,想从这些新鲜血液里面看有没有一些新的创业或者想法,能够采集到,一直到昨天,结束了这样一个大赛,您怎么看?有没有一些作品觉得比较亮眼,比较有潜质的?

 

吴海波】:其实我从13年的时候就开始逐渐参与咱们这个大赛里面,一路过来其实也从很多学生团队的思路里面有所收获和启发,整体看上去的话,先说不好的一点,可能我觉得学生团队里面许多的人,不能说大多数,许多的人单纯觉得这个事很酷很炫,那我就把这个事做了,可是完全没有从需求去考虑,他是为了做一个东西而去做一个东西。那我觉得我比较赞同是,出发点是去做一件事,从而去产出一件东西。差异就是有很多同学说我想做一个客户端,我想做一个APP,这种是非常常见的,从大概13年开始,我能看到其实大赛里面参赛团队80%的人都选择了做APP这种形式,什么流行做什么。甚至包括有些涉及到非常操作复杂的交互逻辑,并不适合手机端上操作,他也去做了这样一个设定,其实不是太符合用户的使用场景的,包括有些其实使用的频次不高的这种,可能根据他们的产品定位,用户的使用需求的频次可能也就是一个月一次,或者一年几次,那这种在手机客户端上根本就不适合去做。当然这也是一个客观的情况,就是因为多数都是学生的团队,他们在学校里面并不经常去接触到比如说商业模式,比如成本核算这一类的事情,所以有些方案出来之后,在大家看来,你这个事情,听起来很酷,但是你并没有方式去落地,因为你整个的你的成本已经高出了你整个最后体现的商业价值。这种情况需要一段时间来转化,因为学生可能在校的期间,他们接触的面比较窄,但是我也比较鼓励这种在校生,能够经常出去,能够去公司里面实习,多接触一些在学校之外的东西,而不是停留在学校的圈子里面去想。

 

【记者】:有没有相对做得还比较不错的?

 

吴海波】:比较不错的就是有一些学生团队是根据自己的一些兴趣爱好,或者出于公益性的想法,往往会做得更好一些。比如说今年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个通过手机APP去记录你的整个运动信息的产品,他们是一个主打跑步,跑步里面会有一些游戏的互动,比如说一个用户A一个用户B,可能用户B出门的时候就看到说我前面有一只小怪兽,去追上他,大家共同在跑。如果追上他之后呢,这个怪兽其实是一个用户A,最后形成一个社交的关联,那可能我觉得在交互设计,还有产品的形态上,其实并不是那么成熟,但是他本身这种零散的亮点,其实还是挺多的。我更倾向于学生团队们能多做一些出于从这种角度去考虑的东西,创意点,比如说我自己经常跑步,或者我喜欢吃,这都是一个兴趣点,从这个兴趣点出发的话,你会有一个能够站在用户角度去思考问题的一个过程,但是尽量还是不要去碰一些行业门槛特别高的东西,比如说我现在是一个在校生,我想去做一个金融的产品或者做一个医疗的产品,那是不太现实的。

 

【记者】:其实可能还是从学校,生活这方面去,更接地气一些。

 

吴海波】:对,其实我在收回一下,说道开始说的不是为了做一个东西而做一个东西,是出于怎么去做好一件事,从而产出的一个东西,我先说后者,后者就是说举刚才跑步这个例子,不是说我要做一个跑步的游戏,这个本身会做得很僵硬,而是一个我怎么让跑步这件事变得更有趣,这样你的思路的开放性就大很多,而不是说我只是为了去做一个APP,然后在这个APP里面想我这个里面怎么去计算我的跑步的时长,思路,我的心跳,心率等等,这些其实一个纯功能性的产品,我觉得未来的产品上一定是朝着场景化,包括他的情感化的要求,包括他整个体验的流程的流畅性上,这些方向去发展的。

 

【记者】:那从大赛这种流程和资质上,有没有可以优化或调整的空间让学生能够更好地去亲和这样的一种?

 

吴海波】:其实我了解到,咱们明年的大赛也会做一些机制上的调整,因为确实学生团队在前期的时候,其实调研的部分我们没有去深入的参与,就会导致一些他们需求的定向或者他们大的方向会产生一些问题,我们未来应该是在前期,更早期的时候就逐渐参与进来,可能第一批筛选过后,会有一些评审老师的跟进,这种方式。

 

【记者】:就是从项目立项,最初大方向的时候就过早地去把控,去选择?

 

吴海波】:对,而且其实前天晚上,决赛评审结束之后,我也和其他评委老师聊过,就是很多学习团队确实对于商业这件事不是很理解,所以我们目前已有的评分方式,其实把商业的权重定位的相对高了一点,可能我们未来会更专注创新性这个层面上,因为我们整个的评分标准上,看来其实有些项目它整个的可执行性或者它整个的系统性是有的,但是对于商业模式和创新性来说,可能会比较差一点。

 

【记者】:您本身对这样的大会这样的形式,有什么看法或者说是从乐视,从行业的角度来讲,参与到这样的大会当中去,本身乐视能起怎样的一种角色作用?或者对您是有怎样的一种帮助和促进?

 

吴海波】:其实在咱们这个大会,我觉得乐视是属于视频行业里面,真的是从13年这一届来,参与度最高的一个公司了,包括13年、14年都是展会商,我们也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和更多的同行交流,我们是一个以重视用户体验,以用户体验去推动整个我们公司的一个产品形态,然后通过用户体验去不断地去完善和丰富我们的产品,从而去帮助大家获得更好更便利的生活方式,这样一种思路去参与到咱们整个的大会的项目里面。然后我们从大会这边也会经常地获取到一些新鲜的东西,包括每次每一届的大会的论坛也好,大会的分享也好,其实我们都会了解到互联网体验这一块的趋势,我们也能够在我们的体验的决策里面去把这些信息融入进来,方便我们之后在整个体验的这一块,架构的完善。从我们公司业务来说,咱们大会在目前是一个属于受限于地域的情况,大会每年都会选一个会议的城市来举行,可能这个覆盖的面来说只能覆盖到一个比如说华东区,或华南区这样,有一些比较离得远的位置,比如东北或者西北方向这两块大区的话,就不大容易被覆盖到。然后我们乐视最近这两年其实也在推出一些业务上的革新,比如说全球直播的模式,举个例子,大概去年的时候,我们直播了一场汪峰的演唱会,演唱会也会受到地域限制,那我们怎么能够让更多的去看到,更多的人受益,可以通过在线的方式把它同步过来,大会可以通过比如说之后做直播这种方式,或者通过在线课堂的方式,能够把这些东西积累下来,并且能够在更多的地方去传播,我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思路。

 

本采访由 User Friendly2015 组委会采访团队完成

深圳金指头速记协助整理

2015.11.15

 

0   喜欢

操作成功!
请登录您的邮箱获取新密码,请尽快修改您的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