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 Friendly 2015大会图像同声传译师 - 毛泡泡专访

2015-12-22 | User Friendly,专访

毛泡泡简介:

5岁开始学画画,13岁进京考入中央美院附中,18岁考上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设计系,19岁拿到奖学金公派到丹麦留学,22岁成功应聘荷兰Avans University并拿到了终身合同。2011年,回到中国;2012年选择裸辞并开始创业,中国视觉引导的布道者,中国首位全职图像同声传译师。

 

 

【记者】:是机缘巧合,还是因兴趣爱好,让您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成为国内首位图像同声传译师?

 

毛泡泡】:这是我的本子,我平时一直都会带在身边,也许和大家的不同,看着什么都有。我从小就开始做,所以用这个本子来回答你的问题,其实一路走来,我觉得都跟我从小的习惯有关系。

 

【记者】:大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毛泡泡】:很小,差不多就是从小被父母逼着要求写日记。小时候的日记本上面,我全都拿笔头在上面画了很多特别发散的东西,比如说朱德的头像,我会给他画小胡子,眼镜什么的,还有很多涂鸦的东西在身上。

 

【记者】:就是随着自己的思绪,天马行空,很发散地想到什么就画什么?

 

毛泡泡】:对的。当然在老师眼里,你知道那个肯定是不好的,你把朱德那么光荣的形象拿来涂鸦了。这也许就是从小我们都有这样的一些天马行空的思绪吧。最终选择这一行我觉得还是因为我始终相信一句话:之前做的所有的事情都不是白费的!所以我学了艺术,选择了教育心理学,从事了教育工作,又进了咨询公司,所有的这些好像都是一加一加一,就像夹心饼干一样的,没有酱不行,没有外面的饼干也不行,最后加在一起,才变成了奥利奥。就像我的事业,也一定是之前很多过往的经历全部都叠加在一起才生成的。

 

【记者】:这样奥利奥的形成是因偏理性多些,一步一步求学深造而成?还是因偏感性多些,由内心主导而成呢?

 

毛泡泡】:虽然我之前学艺术,但我的经历有一个转折点。大学我所学的专业是服装设计,未来我希望自己成为老师,能在荷兰的大学里面教服装设计。毕业后我如愿成为了老师,但我不是教育学科班出身,没有受过系统的教学方法训练。就像教音乐,你唱得很好,但是还要知道怎么教。当时学校给我一年的时间,让我学习教育心理学。正是在这样的学习过程中激发了我,发现了教育当中人的情商、自我探索、心理学之间的关系,我感觉这都很有趣。于是我开始尝试教授情商管理,时间管理,个人情绪管理等这些课程,一教就是七八年,也许会变得学术,会被加了很多框框,但是这个框框其实就是一种思维的方法、谈话的方法、思考的理念和角度等,这些训练都让我增长了很多思维肌肉,这或许就是我的训练历程吧。

 

【记者】:看似都是很理性的因素,但是当您拿过来后,总是能够因势利导,最终还是能够有感而发。

 

毛泡泡】:对,其实当时我也很诧异,那时在教学过程当中遇到困惑,我会用涂涂画画的方法转换一下思路。后来是我教汉文化沟通的时候,很多情况用语言没有办法阐述一个理念,就用最简单画图的方式来呈现和沟通。画画其实对于我来说不难。而且视觉思维的人所想象的本身就都是画面,所以我就画出我脑海当中的画面,大家就都懂了,省事且效率。后来在培训咨询公司,更是因为用这样的方法解决了很多在企业沟通过程当中的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本来我就是感性的图象化思考,被训练之后正好用理性的方式去更多实践,并形成方法帮到更多人。

 

【记者】:在教学和工作可以使用,那么在生活当中呢?

 

毛泡泡】:太多了,很好玩。比如情绪减压,我在飞机上买了一本时尚杂志,后来我们发现这个东西买错了,里面全部都是各种商品,包、鞋、口红、化妆品、皮草……虽然看起来全是广告,但我并不会觉得不开心,反而会联想到人如果需要去用这些东西填满自己的内心的话,是会多么的迷茫,其实人不是只需要用物质来满足自己的内心,于是我就会用画的方式将我的思考呈现出来。再比如当我做了梦,却难以用语言描述时,我就把我脑海当中的画面感画出来,所以对我来说,我的在生活中也是这样的表达方法了。

 

【记者】:现在您每次的工作或者一个需求来了之后,您是把它当成一个纯商业的东西去完成还是也把它当做一次创作去玩?

 

毛泡泡】:首先要和客户去沟通,了解他们的需求这种,我觉得这个方面是要比较商业化一点,你得把你所知道的信息全部收纳之后才进入一个创作的过程。在之前的商业化过程中,我有内化的足够的专业度,提前准备、一直练手,这些都是必须的。到了之后的创作过程中可能要偏玩的重一点,之前是恨不得100%的精力都投入到准备过程当中,反而我自己崩得很紧张,我自己思想绷得很紧,创意就不会像超市的物品一样,摆好了让你选。有的时候,有些创意是天下掉下来的馅饼和路上捡到的一百块钱,它是预知不来的。所以你要做好足够的心态,去觉得说来也好,不来也好。

 

【记者】:归根到底其实我们也是需要创意来做这些?

 

毛泡泡】:我并不觉得只要通过这种手绘的方式就能产生创意,我觉得其实做用户体验更多的灵感来源并不是参照世界上流行的是什么样的软件系统、技术、页面、设计理念,我认为这些科技的发展其实已经足够了,反而设计师本人在这个过程当中,需要多去体验生活的情感性和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从这个解读当中去得到一些这种情感的加分,而不是只局限于技术的学习。

 

【记者】:像您这样思维习惯偏右脑,习惯用图形图象来主导自己的思维方式和模式。但在工作中,我会遇到很多程序开发工作者,就是偏理性、习惯左脑思考的同事,对于这样的人适合去用视觉引导么?

 

毛泡泡】:有过这样一个案例:有朋友做APP的界面设计,完成后发现界面只是适合设计者想要的,但并不是用户想要的,从最初就没有站在用户的角度去考虑。所以这里就会和用户体验相结合起来,在这里面,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用户的感受,不管是工业时代、还是互联网时代、还是未来新的科技实现,都应是以人为本。或许有人会反问:现在都互联网和数字化了,怎么还在手绘呢?我认为不论科技怎样进步,人都是离不开那些有人味,温度、质感、触感的真实感的东西。对于一些大的城市,往往缺少很多软的东西,还有像现在的80后、90后,包括70后,我们受的教育没有很多关注自己内在成长和自我成长的,所以很多人就会觉得好空,觉得工作好没劲,但又很羡慕所谓的自由等等,所以我觉得反而在这时候需要有一些真的能打动人心的东西。

 

【记者】:科技的东西,再先进,我觉得也就是个工具,它本身的情感的东西有限,我们反而是想尽办法去赋予情感。

 

毛泡泡】: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到底如何把情感的东西真正同互联网相结合,我也在尝试去探索。还有一个案例,之前有一个风投,我参加过他们的天使投资会现场,我在现场为路演的人做同传,本来天使投资人应该是可以去投参加路演的人,但是他看到我的画,觉得好有才,就好多人来找我,要给我投资我五百万。我就想,你投我那么多钱,能干嘛呢?我这就一工作室,我也量产不了。他说这样吧,你把你的图画都元素化,我们设计一个元素库或者一个电子的软件,你把所有元素提前画好保存进系统,再接入互联网,按某个按钮就能出来更多图标选择,这样可以直接量产了。他说以后做同传的时候,就不用手绘了,人就坐在电脑后面用软件直接打,图象就出来了。我当时就说谢谢你了,老板,这个我真不感兴趣。所以就是有的时候大家都往前走的时候,反而有些人会停在当下,去思考说往前走的意义和目标是什么,这其实和咱们这次用户体验的大会一致,都是在互联网,不断走向未来科技的发展,反而有的时候需要停下来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设计和理念,是能打动人心的。

 

【记者】:最后再问您一个问题,我们这样的大会,这样的机构,聘请您来,画了这么多,您在您的脑海里去重构这些人、重构这个大会的时候,您脑海中是怎样的画面?你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毛泡泡】:我现在也在挑一些有价值的,因为其实去年参加完,我自己觉得是非常有成就感的,我自己也创作得很爽,另外也对你们有一些理念的认同。首先User Friendly,这个口号听着就很人性化。其次,通过你们的设计理念等等,让生活越来越便捷。所以我觉得我能做的就是像一个黏合剂一样的,把讲者的思想和听者的思想中间搭一个桥,然后在桥上还插着很多指路牌和旗子,告诉你前行多少步就到哪里了,再往前是什么风景区等等,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蛮有成就感的事情。同时我也希望以后能通过这样的指示和引导,因为这个叫视觉引导,能通过这样的引导让大家的思考更能视觉化、更有画面感。因为视觉化是活生生的,纯粹文字、代码、数据这些其实都是死的。

最后我想图像记录的这种形式能给大家带来的是,第一让大家可能会眼前一亮,现在我们的互联网都是媒体巨头的时代,居然还有人手绘现场。第二是他手绘的东西还不是在画漫画和一个漂亮的行为艺术的画,而是在串联大家的沟通思想,构成画面,这个挺有意思的。第三点就是,大家觉得我们只会条件反射地在做设计了,而没有去说拿起笔,在生活中去观察和体验。我希望我的这个形式给大家一个很好的启发。如果说真正要能手绘,让自己的想法随时能出来的话,你必须要去观察生活。我希望我的图像记录可以给大家更多的思考和启发。

 

本采访由 User Friendly2015 组委会采访团队完成

深圳金指头速记协助整理

2015.11.15

 

0   喜欢

操作成功!
请登录您的邮箱获取新密码,请尽快修改您的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