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XD Award 2015 大赛评委 - 邵维翰专访

2016-01-07 | User Friendly,专访

嘉宾简介:

邵维翰,先后在联想、腾讯CDC、新浪微博等任职,现任京东设计部北京商城设计团队负责人,本次UXPA用户体验大赛评委。

 

邵维翰(左)与记者刘勇(右)

【记者】:您之前在CDC,后来又加入京东,所做过的项目和在京东有没有什么串联?一直都是在电商相关项目上吗?

 

【邵维翰】:我的经历,一毕业先去了联想,做乐phone乐pad的移动端互联网产品,在07、08年,那会儿做移动互联网产品算是比较早了。后来去了腾讯做QQ地图、浏览器工具类产品,再后来去微博做社交媒体产品,现在京东做电商产品。工作经历基本都在北京。其实一路走来产品体系上并没有严格的串联。但是我觉得是这样,现在很多学生讲我是做移动互联网的,那你是负责网页类设计的我就不做,会有这样的偏见,这个偏见可能是行业造成的,但是对我来讲,最早做移动端设计,后来到了腾讯做浏览器、地图这些工具客户端类设计,再到微博做网页端设计。你会发现,其实设计的根本是一样的,只要聚焦在设计本身,在不同平台上只是设计技法在不同平台的应用而已。

 

【记者】:因为您之前一直在北京,也在杭州待过一段时间,现在又等于是回到了京东,算是回到北京是吧?那回到北京的话,京东的团队结构或者是企业,和你之前所待过的这些像腾讯、新浪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邵维翰】:设计团队其实结构是相似的,完整的来讲,在设计团队都会有两条线,一条叫专业线,一条叫业务线,那么以前在联想和腾讯待的时候,因为团队不大,而且业务也不多,所以就是按专业线走的,视觉团队有一Leader,交互团队有一Leader,然后大家一块去合作做项目。但是到了微博和京东,会发现业务越来越多,整个团队人数也很多,这时候如果再按专业线走的话,单纯按专业线去支持业务就HOLD不住了。所以我们会把专业拆到业务线,比如我在微博负责主站业务的设计团队,这个团队里面有交互、视觉、前端。把每个角色合并在一个更小的有战斗力的团队去做。但是同时还会有一个专业线在横向把控着各专业岗位的产出。我在京东负责的是商城设计,并行还有微店设计团队,平台设计团队,运营设计团队,移动设计团队。总共三地加起来三百多人。

 

【记者】:那可以看得出来,在地域上的,北京这边是专业上您来把控,那在深圳,你们两地的配合上会有什么具体形式和方法?

 

【邵维翰】:每个城市的业务设计团队都有负责人,平时通过分享、论坛或合作项目进行交流。我们内部有一个叫JDC Club,相当于俱乐部的组织,这个组织定期会组织一些论坛,在三地同步分享,用类似这种互动方式去连接三地团队。

 

【记者】:等于说是专业上的一些相互分享学习交流,比如说在业务上会不会有一些合作或者说是交流?

 

【邵维翰】:也会有一些,像北京和上海团队,一个是网页端,一个是移动端,相同业务不同平台,会有很多项目交集。在一些商城体系统一建设的业务领域,我们两边就会进行深入合作。

 

【记者】:明白。其实说到这种团队,我们知道团队特别大,那么在这样一个大的团队,他在推进和合作的同时,其实我们不光要考虑它的一个正常的运作,也要考虑它的未来,那在未来它的发展,不知道像您这样的管理层或者说是领导者,有没有一些打算或者想法?

 

【嘉宾】:我认为设计团队主要工作有两方面,第一方面是服务业务的工作,我们是设计团队,在公司来讲首要责任是支持好业务的设计,这块是基础。第二方面,设计在配合业务的同时,我们也可以自发地去做一些体验的创新,包括产品概念的创新,自发去做一些创新项目预研,让设计师主导,尝试内部创新。

 

【记者】:从我们设计团队来讲,我们也会提一些商业上的创意或者反推。

 

【邵维翰】:也不一定是商业,就是产品层面的概念创新,也许这个概念对商业来讲是有利益的,那么就可以好好规划商业模式。如果没有,它就是一个工具性产品,只要对公司有价值就可以提出来去做。

 

【记者】:实际上做电商肯定运营层面的东西会比较重要,那么我们在满足业务方运营的需求和产品的时候,我们怎么样把控体验,或者说京东在用户体验上它是怎样的一个原则或者说是贯穿的方法来保障用户体验?

 

【邵维翰】:京东这么大的一个业务,独立业务会有自己的设计团队,我们彼此之间合作配合,我们控制商城主体层面的体验,比如说商城首页频道等页面的基本结构,将这些同步给独立业务,他们在做自己的方案设计时,就会有参考。第二方面,我们也会主动地去推这些项目,像京东首页改版,就是由设计团队主动推进。

 

【记者】:其实在满足日常这种业务发展的同时,我们其实用户体验其实也会自己去主推一些我们认为可以改进和提升的地方,因为像外界来讲的话,看京东的话,我也不一定是本着阿里人的角色来说,就是说京东的核心,非常有竞争力的就是物流,而且我们其实都知道,我们购物的体验,直接决定一是正品价值,另一方面就是物流快递,很关键的。在这些京东非常有价值,非常有特色的地方,我可能已经到了一个阶段了,我有没有再进一步提升的?

 

【邵维翰】:有,比如购物车结算页,之前一版的购物车结算页,地址、支付、商品列表都是独立编辑,后来我们做了一次改版,将地址选择、支付方式、物流与商品关系,平铺在一个层面,减少操作层次。同时建立商品和物流配送的关系,让用户明确感知到每个商品所选择的物流,这就是强化了京东的自营物流的价值。所以给用户的感觉很明确,这些商品走的是我最快的一个物流方式,剩下的是走的第三方的。要物流和商品打包,然后做区隔,信息交待上相对明确。

 

【记者】:其实说到业务,再结合行业,回到我们这个大会可以看,比如说您来参加这样的一个会议,在这种会议的模式或者这种体制上,您觉得在行业内,它的一个作用,或者京东在这样的大会当中能扮演怎样的角色?能够给行业或者从行业当中学习或者推动到什么东西?

 

【邵维翰】:这题目开得有点大。UXPA本身在行业的价值就非常大,是给我们彼此认识的一个机会。我其实想聊一下UXPA设计大赛,关于大赛我想提几个建议。第一,因为这个大赛会从一年的四五月份一直持续到11月,那么在前期,其实在我来看,企业和学校之间的介入会比较少,我觉得大赛可以更多地让我们这些企业的从业者和学生在前期就有一些交流,给他们一些指导,比如我们定了一个大赛的主题以后,那我们到学校做一些论坛,演讲,帮学生去解一下题目,应该从哪些角度去分析,过往的一些作品也可以跟学生去分享一下,看一下他们好的地方在哪,不好的地方在哪。总之在大赛前期应该更多地给予学生一些方向性的指引。现在我看到的就是学生跟着自己的指导老师埋头做方案,做完以后,我们这些人电话评审,环节之间有些脱节。有些方向就不对的项目,若能早期介入,学生团队可以更早进行调整。

 

【记者】:他一开始选方向的时候可能就不是绝对的适合或者更好的一个方向,还有吗?本身你也应该有参加一些工作坊,或者是去给更多的人分享?

 

【邵维翰】:第二个建议是,大赛可以引导学生团队在交互方案和视觉表现上的重视,目前看到的学生作品都更多聚焦在产品创意和流程设计,设计方案本身的横向对比和纵向思考深度,还偏弱一些,但是我觉得这个是设计基础,企业从业者可以在这方面给予学生更多的指导。

 

【记者】:还是要有一些能够决策商业层面的角色?

 

【邵维翰】:你说到这一点我倒是可以给大赛的整个评审环节可以再加一个建议,我们现在的评审委员基本都是做设计的,设计无非是用研、交互、视觉。但是我们在大赛往往都会去看学生的产品概念本身和商业价值,如果真是关注这方面那就应该引入更多产品经理的评委。得有这个专业领域的人来看,不要让设计行业的人去判断一个产品的商业价值和产品创意价值。作为设计类的评委,去评判学生设计的产品概念好坏,以及商业价值的好坏,是比较片面的。在企业里设计主管们也不是对这些负责任。我们作为评委去评估大赛作品时,不要去轻易从产品层面否定,可以给学生更多机会去尝试,去做下去。

 

【记者】:明白,像您这种还是本着非常谦虚和更能够开阔包容的视角去认识去看待。

 

【邵维翰】:因为我在商业领域不专业嘛,我们可以引入更多专业的人一块来去沟通,去评判他们的方案。

 

【记者】:对,特别是在电商行业来讲的话,不能有这样的东西就把它直接否定或者一家给拍死了,也是这样。其实可以看得到,您应该也参加过很多届了,特别是这样的比赛,大赛。那您整体感觉,今年和以往的有什么不同吗?今年的整体质量有一些低,挺遗憾的。地域性也很明确,因为结果还没出来,可能不方便讲,它就可能集中在这个区域的,最后的结果。这里面人为因素干扰的可能有很多,但是他跟各个地方的评委对于这个方案的一致性的认识可能是千差万别的,所以你会发现,特别是偏远地区,他更出不来,几个一线城市的区域吧,也不均衡,这个很奇怪,但是你要不看过程,你永远不知道里面的原因是什么。

 

【记者】:就是只看结果会觉得?

 

【邵维翰】:你看结果为什么就今天在华东或者华北这个区域胜出了这么多团队,其他地区难道就没有好的吗?我不相信,所以我们大赛本身可以去回顾一下所有参赛的作品,再去好好看一看,因为有一些好的作品。

 

【记者】:您说的这个建议也是,也许可能他在之前的一些阶段,就被筛了,但是其实有一些还是可以再看看,回过头来去对比一下?

 

【邵维翰】:对。因为我印象里,我见过几个,单看设计本身,在交互和视觉表达上都做得很不错的团队,但是最后没有进到总决赛。所以这就是评价标准的问题,有时候我们的标准过于重视所谓的产品创新概念,所谓的商业价值,但是他设计本身也许做得还是有突破的,作为大赛评委,我们该如何平衡。

 

【记者】:通过这次担任大赛评委,有没有发现一些在电商类案例中做得比较不错的作品?

 

【邵维翰】:基本没有,我参加这个大赛有三四年的时间,我发现这两年有一届不如一届的感觉,像今年,虽然我们的结果还没公布,但是我们昨天的确留了很多的空缺以往可能只有一个空缺。就是发现大家的创新力不足,你说在电商方面有没有突破的点,那么就是商业价值方面,更加找不到了,可能就是优惠券,或者跟线下门店有一些合作,这种模式都很传统。但是对我来讲,我理解的设计大赛,应该更侧重于后者,是整个设计流程的后者,你会发现学生更多地把注意力关注在所谓的产品设计的前期,去想一个好的概念。但是这个真的是我们设计体验行业擅长的吗?我相信在座的每个评委他都不擅长,我们在公司的责任是为体验负责,辅助为业务的产品价值负责。我觉得应该更多关注交互和视觉设计本身。但大多时候大家把精力全部放在前面,去做用户研究,去研究方案的商业价值是什么,研究方案的产品功能点是什么,都是这些。但是这样的话,设计大赛就该变为产品设计大赛,而不是体验设计大赛。

 

【记者】:目前来看,这些作品还是太局限在一些小的细节上,它的视角和视野还不够开阔?

 

【邵维翰】:一个是这个,第二个是太偏,有点偏了,偏产品概念而不是偏设计方案,其实有好的东西,是在电话答辩的过程里面,有几个被筛掉的,我觉得有些还是不错的,但是因为评委大家对同一个问题的看法不太一样的。

 

【记者】:其实一定是两个方面,因为我们本身都是专业用户体验这样的角色,所以在商业上可能不见得权威和客观公正。那其实回到这个评判标准,我们也知道这都是学生团队,那么你们在看的时候会把标准适当放低吗?还是会拔高?

 

【邵维翰】:我自己来看这些设计方案,我的标准是侧重于产品概念本身的创意性。如果说今年你做的东西跟去年做的一样,那你其实作为学生团队没有思考过多,因为你先要去研究过往的以及整个市面上的产品是什么,然后你为什么提出这个点,你这个点一定要有突破性。别人在讲二手交易,你在二手交易上能不能聚焦在一个领域去做二手交易,这也是一个创新的点,这是第一个方面。

 

【记者】:一是大方向上的,切入的。

 

【邵维翰】:对,产品概念本身的创意性,第二就是设计方案的创新性,你在交互上有没有突破一些我们现有的很传统的交互方式,你有没有把页卡做成另外的抽屉或者什么样的形式,有好的想法吗?最弱的对我来讲就是商业,不用期望学生团队能在商业价值上做出什么令人眼前一亮的创新,评审时商业价值的比重应该相对低一些。

 

【记者】:还是很有自己的一些想法和看法在里面,特别是在这种大赛当中能够去有一个比较一致的看法和评判标准,我觉得这也是非常关键的,但是像您说的,可能也许是不同区域或者不同行业背景的,或者不同公司,这些评委之间你们的交流或者互动性上?

 

【邵维翰】:互动性不多,因为电话交流可能还是各评各的,学生答辩了,我说一下意见,他说一下意见,但是还是根上,这个评分标准我们有没有互通过,其实也没有。其实你有互通,也许对方也不认可我,那我也没办法。所以我来看,协会本身在做大赛的时候,有没有一个价值主张?我认为的评分标准应该是什么样?你认为是这样,那么你再铺开跟大家去宣灌,听一下其他评委对于你这样的价值取向的标准是不是有其他的理解。

 

 

本采访由 UserFriendly2015 组委会采访团队完成

深圳金指头速记协助整理

2015.11.15

 

 

0   喜欢

操作成功!
请登录您的邮箱获取新密码,请尽快修改您的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