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设计中的人文与道德因素 - UXPA中国2015行业文集

2016-06-28 | 文集,入选论文

 

当代设计中的人文与道德因素
—高校设计教育与设计从业者的培养

 

董天田

高级用户体验架构师,青岛海信通信有限公司

 

摘要:根据马斯洛的需求等级理论,处于不同层级的人具有不同的心理需求和期望目标,级别越高,对应的人文和道德方面要求也就越高。对于设计而言,随着时代的发展与社会的进步,主流人群和广大用户群体也不断向更高的层级迈进,设计师也需要培养人文与道德意识并了解在设计中如何运用[1]。而作为设计观和价值观的集中塑造培养场所 – 高校在当前设计教育中却很少考虑实际人文道德因素社会责任感的培养。虽然有些院校或多或少地提到了相关内容,但多采用生硬枯燥类似走过场的手段和模式,导致最终的效果并不理想。解决这个问题需要高校设计教育深入探讨人文道德、艺术审美与以用户为中心这几个核心要素,并将其更加人性化的协调、平衡与融合。除了设计本领域的相关理论与内容要领之外,还要涉及更深更广的价值观探索和讨论,以此来适应新时期新时代对于设计师提出的更高要求与期望。

关键词:当代设计、人文关怀、道德情操、高校设计教育、认知、价值观

 

1. 设计教育中的人文与道德因素

1.1人文与道德在设计中的缺失

通常情况下,为了给学生创造一个尽可能单纯不受干扰的理想环境,高校设计教育的设计课题甚至毕业设计很少关注人文或道德层面的因素。在只考虑有限的几个因素或维度的前提下,设计可以尽情发挥并可能会因为单纯的美观、耐用或新颖而得到高分。然而当他们走出校门面对实际工作时,很可能会惊恐的发现曾经美妙的创意或构想在现实问题前成为一纸空谈,或在面对多方面的复杂情况时束手无策而仓促交差,设计的最终结果也与心理预期相差甚远并且无从评判其优劣。

纵观设计的发展与趋势,当代设计在保证可用性和易用性的基础上已经开始强调人们的情感。当我们继续向深层次挖掘影响情感的因素和内容时,就会越来越多地触及到人文、道德甚至伦理层面,这也对高校设计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传授与指导学生在掌握专业方面知识能力的同时,也要让学生尽可能全面地认识到设计师将来所处的位置、应当承担的责任和如何成为一个“完整的设计师”,并着重探讨设计在实际环境中的实践与运用。

 

图1 常规的设计教育项目讨论

 

1.2人文与道德对于设计的影响

一旦进入工作岗位,设计师所面临的问题绝不仅仅是关于设计自身的,来自多方面的因素都会影响到设计手段甚至设计决策。由于自身所处位置和眼界技能的限制,即便是顶尖级的设计师也无法保证自己的行为抉择在未来也是正确无误的。而在设计中引入人文和道德的概念与要求,则进一步为设计提供了方向与指导。高校设计教育中可以通过相应的课内讨论和实际项目,让设计师从学生时代就意识到类似的问题。设计案例可以以如下形式出现并进行开放式讨论:

A公司由于自身经营不善而濒临破产,摆在他们面前的选择有两个。方案一:如果他们向政府撒谎来骗取补助,他们将渡过难关起死回生;方案二:公布实情,宣告破产并解散公司。一名设计师接到了A公司的委托,帮助他们设计一份公司现状和申诉的PPT,公司还承诺如果渡过难关将给予设计师重酬并在未来加倍回报社会。

 

图2 设计研讨

 

这个场景看似简单,其实最关键的问题其实不在PPT的设计,而在于设计之前的选择。从理论上来说,符合道德准则的选择自然是选择方案二,公布实情并接受公司应得的命运。然而从现实角度考量,情况却并非如此,尤其在现代社会中,类似的选择困境已经很普遍,而我们身边就有很多类似的案例。借此课题稍作分析扩展:如果A公司被迫执行方案二,那么它就会破产,破产之后有可能导致一连串的负面反应诸如员工失业和上下游资金链断裂等。其他暂且不谈,仅员工失业所造成的问题就显而易见。很多就业困难的下岗人员为了养家糊口,也许会诉诸与一些危害社会稳定的方法来维持或拯救局面(破产而导致的负面影响可能会多种多样并难以预计,毕竟失业是一个导致犯罪的重要原因)。由此来看,在选择完成PPT之前,这名设计师已经面临着一个严峻的进退两难的问题:选择诚信还是考虑现实。类似的,当设计师置身于一个层次、结构和思维意识还不完善地不断变化的大环境中,做出一个真正意义上符合人文道德、艺术审美与以用户为中心多方面要求的设计绝非易事[2]。

 

1.3人文与道德因素的关注

正是由于当前社会、意识形态和人文道德的不够完善与错综复杂,设计师才需要不断调整与提高自身的人文道德意识,努力创造一个更完善的设计理念并尝试给予更明确合理的设计方案。设计教育要向学生传达并强化一种观念,即:在设计中尝试添加与平衡人文和道德因素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探索和完善的过程,设计师难免会面临一种持续发展、持续遇到错误、持续调整与持续重新定义什么是“相对先进完善”的设计意义和价值的局面,尽管在这种局面下做出的选择不一定完美,但每一次综合考虑与权衡都是一次进步与提升。

高校设计教育应当明确设计绝不仅仅是一门空洞单纯的只限于设计美学本身的课题,而是综合考虑并让学生学会辩证性与批判性的思维方式,人文道德层面的认知与提升必然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其未来的设计手段与价值观的选择与运用[3]。

 

图3 认知与主次

 

高校设计教育所涉及到的知识与内涵也许改变不了许多人已经成型的思维模式与价值观(尤其是当面临多方面的现实问题,并承受各方面压力的时候),但是它能够启发提醒我们并揭示一个全新的前景:从这一刻起, 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与思维意识的提升, 作为独一无二的地球的主宰者同时也是地球上最具创意的生物, 设计师应该追求一个精神与道义上更高的标准,并且比过去要考虑与关注的更全面更深刻。

 

2. 人文道德中的认知问题

2.1认知的时效性

人文道德影响着设计师的选择与理念,然而人文道德的观念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时代在变,人文与道德的认知与衡量标准也在变。一段时期的主流意识形态在下一段时期可能会被社会遗忘,一百年前合法的行为在一百年后可能完全违法,甚至连世人皆知的公理有时候也会被推翻或重新定义,既然公理都不再是完美无缺永垂不朽的,那么设计师的人文道德理念又以什么为基础?其实,主流意识形态也仅仅代表一个过去阶段的总结,本身就有一定的局限性,甚至有可能长期禁锢人类的思维与眼界。人文道德也是随着思维意识形态不断前进发展而变化,设计界也无时无刻不存在着类似的情况,就像争论不休的拟物风格与扁平风格其实只是风水轮流转一样。高校设计教育要让学生体会到认知具有时效性,在变化来临之前就能够做好准备。类似的问题已经超出了设计本身的范畴,主要体现在认知问题的方法与心理准备上:人所周知,冥王星曾经是公认的太阳系第九大行星。然而就在2006年,不顾许多天文学家地强烈反对,冥王星被国际天文联合学会(IAU)降级为一颗矮星。结果,第九大行星就这么在一夜间销声匿迹了。对于同一问题的认知在不同时期体现出了不同的结果,由此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且不说在此之前积累的大量数据分析与理论框架受到质疑甚至废弃,更重要的是人们因此对于认知问题的手段与方法产生了动摇与怀疑。设计师同样会受到大量类似问题的困扰,应当不断地完善并修正认知模型,以此来应对不同时期带来的变化。

 

图4 冥王星:从行星到矮星,这不公平

 

2.2认知的尺度

人文和道德涉及到的内容非常广泛,不同地区、背景、身份和信仰都会给人们造成截然不同的人文观与道德观。在设计中主要体现为多方面问题混杂在一起,设计师需要分清主次问题、做出正确选择并让自己的设计具有更深远广泛的意义。然而不同的人认识问题的方法与态度都不相同,并且世界上原本也不存在绝对的对与错,如何把握认知问题的尺度就成了一个难题。而作为解决问题并提供解决方案的设计师都无法回避,无论现在还是将来。

从更深层次来剖析此问题,不难看出作为在地球上唯一具有创造力的人类很多时候都是以一种唯我独尊的态度去发现、研究、 定义和认知事物。在一般人看来,这是天经地义自然而然的,但从更大的尺度上来看,这也许是一件很可笑的事。 就像NASA孜孜不倦地探索地外生命,精英科学家们一直在按照人类的生命模式去找一个有氧、有水有大气的、不能太近恒星的、不能太大或太小的行星,结果至今没有发现任何生命形式。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否曾经想过这种方式本身就是一种唯心理论:因为任何生命从来都是适应环境的,并非环境因为生命而改变。也就是说,我们正在探索发现的生命形式很可能是我们所不能理解或想象的,因为他们要适应完全不同的环境而演化出了不同的体态、模式和手段。还有一种情况,其他生命形式即便发现了也不被人类认可,仅仅因为其不符合人类当前的人文和道德标准。诸如此类的问题其实离设计并不远,正因为涉及到多方面的实际因素与概念,也没有谁能够给出一个绝对正确的答案,设计教育中才有必要对相关案例与理念展开互动与探讨。

 

3. 人文和道德对于设计的影响

3.1价值观的侧重

就像电影《星际穿越》中所体现的,理论上唯一能够穿越时空维度只有重力。然而影片结尾揭示出作为人类思维意识的产物,爱也具有相同的能力,处于更深层次的真情实感才是超越一切事物的最强大力量和所有谜题的最终答案。类似的,我们如何生活、如何感知和如何改造世界有赖于价值观在人文与道德层面的侧重。人们在做出任何一个决定时,都会受到来自方方面面因素不同程度的影响,除了物质和精神层面,还有来自人文和道德层面的影响。即便是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他怎么会那么想?”或“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其实也是经历了多个层面的因素综合影响形成的。

对于设计师而言,其思维方式与设计手段同样取决于价值观:以色列的两名设计师JR与KY在同一时间发现了新颁发的法案,可能会影响到当地设计协会的利益。JR设计了一副丑化政府形象的条幅并拿到政府门前示威;KY则在看过后继续呼呼大睡。对同一个问题产生两种截然相反的行为看似不可思议,但原因其实很简单:设计师更看重什么?工作、生活、价值、利益、理想与理念等等哪一项在他心中更具有优先权?

虽然自主权掌控在自己手里,设计师也需要明白在特定的环境下,什么是想做的、什么是该做和什么是能做的。 在为不同层次或地域的人群或条件设计时,人文和道德层面上涉及的因素也不尽相同,比如落后国家地区的设计师和作品可能更多得考虑自身的生存,尤其在无法保证自身生存需求时,为他人考虑或做出额外贡献就成了一种不太切合实际的要求,很难用更高的标准去要求或衡量他们的决策和行为。此外,在不同国家领域,还要照顾到文化、习俗、历史等方面因素,很难用同一标准或某个理想尺度来对待一个设计[4]。因此,在特定的历史时期,设计师需要在目前生存立足的现实基础上,寻找发展一种最适合的方法来使实际可控范围内的社会更加公平和平衡,启发和促使设计从业者更加理性全面的认识问题与解决问题。

  

3.2 人文道德在设计中的体现

美国越战纪念碑的外观造型简洁大气、享誉盛名,其设计是经过国际设计竞标大赛的层层选拔后最终脱颖而出的。纪念碑每年都会吸引大批国内外游客,据说凡是亲临缅怀的参观者都会深切的体验到一种“沉浸式”的肃穆与庄严,并情不自禁地陷入对阵亡者的哀思和对战争的痛诉。

 

图6 虚拟的越南军民纪念碑

 

越南方面的纪念碑没有这么大的规模或名气,但想必也具备了类似的功效。当我们站在美国一边来分析认识这场战争,那么修建纪念碑来纪念缅怀为了国家荣誉与利益而牺牲的兵士是理所当然的;而在另一边来看,越南人们认为他们的阵亡英雄们也同样值得纪念和敬仰。这就引发了一个潜在的问题: 当人们去参观在美国的纪念碑时,也许会被自然而然的为阵亡美军将士缅怀并心生对越南的憎恨。因为他们在这里只会看到美国的阵亡兵士,引发的哀思也是对阵亡的那些曾经生龙活虎的美国军士,而不会想到那些同样有血有肉、同样因为战争而失去生命的越南军民,人数甚至数倍于美国阵亡者。

如果仅仅从各国的角度和利益出发,两边的设计都没有错,都有效的体现了设计在创新与情感方面的作用与价值。但从更大的尺度来看,这种思维和行为可能引起的憎恨与敌视,被单方面的灌输到并不知实情的参观者的思维意识中,加剧国家地域之间的隔阂与憎恨,使不了解真相或历史的人相互之间产生更大误解,甚至激化成为矛盾与仇恨。

下图是澳大利亚顶尖大学的一名博导使用绘图软件,按照同样的设计风格制作的越南军民纪念碑,尽管只是一个虚拟的设计,但作者巧妙的使用了一种相同的设计风格来更全面更公平的讲述这场战争给越南人民造成的灾难后果:为了装下全部的阵亡越南军民,纪念碑比原来高了好几倍:

 

图5 美国越战纪念碑

 

为了避免偏执或主管,设计需要人文关怀和道德情操。高校设计教育也有必要让学生从更大更广阔的意义和范围来对设计进行考虑与探讨,甚至尝试着从“对立面”来审视认知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

 

4. 人文与道德带给设计师的启示

归根结底,设计中人文和道德因素是需要设计师来考虑并加以体现的。为了更加理性和全面的看待问题,我们就必须不断探索和完善知识理论框架与社会形态结构。虽然未来社会的人文道德发展复杂而不确定,但设计师依然需要有更明确的目的意图和更高尚的道德标准,从接触设计的初始阶段就尝试着感受体会设计所面临的几重困难。鼓励思考来自人文道德、艺术审美与以用户为中心的问题与影响。尽早意识到:如何做出选择的权利是属于自己的,但要尽可能的明确自身所处环境并放眼全局以及未来,以最适合的手段为真实的更广义的需求而设计[5]。

未来设计不再局限于工艺、美术和体验的层面,而能够在一个广泛覆盖多学科的综合领域中发挥其无穷的潜能、功能和延展功效。此外,在探索与完善设计与其相关理论及应用的过程中,设计师的设计观必然会得到启发和提升。对于人文与道德层面问题的关注与重视也能够让设计师的价值观变得更加朴素、全面与公正。而价值观代表的是一种力量,这种自知自明的发自内心深处的力量一旦觉醒,必将给设计甚至整个社会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参考文献:

[1] 《创意与道德 - 设计伦理研究》张晓东,2014

[2] 《艺术与设计:理论》, 2009

[3] 《传统设计形态中的良善表征与道德意义*--基于传统伦理之视角》熊承霞&杨涛,上海理工大学,上海 & 武汉理工大学,武汉, 2015年7月16日

[4] 《美术大观》孟凯宁,西华大学艺术学院,2009年4月21日

[5] 《论制度设计伦理》彭定光,湖南师范大学伦理学研究所,2007年 

 

引用图示:

[1] [2] [3] [4] 归本文作者所有

[5] Copyright www.arrakeen.ch

[6] Copyright Michael Garbutt 2005

3   喜欢

操作成功!
请登录您的邮箱获取新密码,请尽快修改您的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