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人才观

2016-10-28 | 游学

 

无疑,design thinking(设计思维)一词在当下国内很火。国人的拿来主义向来是极为擅长的,上升到thinking(思维)层面,仿佛便拔高了许多。主义也好、口号也罢,在用户体验进入中国的十数年后,的确呈现出乱象和混杂。

上期提到,创新与机制、场所和人息息相关,对于机制与场所,硅谷的企业给了我们很好的参考,而对于人,尤其是用户体验从业人员如何提升,发挥效能,又该是怎样的一种体会?

这里的人,是用户体验设计从业者个体,也可以指用户体验团队如何提升,如何更好的发挥自身的价值。

既然design thinking(设计思维)这个词很火,那么我们自然要拜访它的倡导者,斯坦福大学的d school以及Barry katz 教授。UXPA中国2016美国游学项目在众多企业参访交流之间专程安排了走进d school,与Barry Katz教授面对面的交流探讨。

Katz教授并没有大书特书其design thinking(设计思维),而是安静的展示给我们一些看起来平常的作品,印象最为深刻的是d school曾经一个工作室团队为新生儿设计的保温袋,众所周知,在全世界每年出生的新生儿,总是有很多因为先天性的问题需要住进医院的保温箱,以度过最危险的新生初期。即便在医疗条件优越,经济收入良好的发达国家地区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而对于广大第三世界贫困人民,则更加无力承担,这个工作室团队为此,提供了一种只需20美元的新生儿保温袋设计。

d school并不授予设计学位,也并不教授craft,它只教授design thinking(设计思维),下图清晰的展现出,来自医学院、法学院、商学院、社科学院和涵盖设计专业在内的工程学院的学生,进入到d school,在这里学习,或者更确切的说是领悟design thinking(设计思维),离开d school后再回到原来各自的学科领域继续深造发展,用design thingKing(设计思维)去思考去应用。

 

 

反观,在中国,设计学科已经为国家所重视,也越来越多的科班出身的用户体验设计从业者,但细细想来,也许在理论和技能层面,我们的从业者得到了很好的训练,而在思维层面,还存在较大的差距。设计不是为了设计而设计,如何成为一名大师,对于从业者或是未来的从业者而言,还需要有意识的去提升design thinking(设计思维),如何提升?

1、 经营

用户研究员、设计师的眼光需要上升到经营层面去看待问题,我们并不是在做一件艺术品,设计是需要有远方,但又不得不面对眼前的苟且,站得高才看的远。

2、 用户

我们时常把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挂在嘴边,但是否有放在心里?这里的用户,不仅仅是消费者,还有与我们相关的协作者,design thinking(设计思维),某种意义上来看,其实也是user thinking(用户思维),一秒变用户的能力来源于始终将“用户”记在心头

3、 沟通

构建有效的沟通,无论是和消费者的沟通,还是和内部干系人员的沟通,都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往往沟通带来事半功倍与事倍功半的天壤之别。倾听、思考,别急着下判断,也不要急着打断对方

4、 技术

革命性的创新总是来源于技术的进步,技术在企业和产品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对于用户体验设计从业者来说,更要对技术有敬重感,码农宅男们拥有着改变世界的洪荒之力,如果说技术代表着科学文明的发展,艺术代表着精神文明的进步,那么设计就是要跨越这两者的一线之间。

 

我们需要有意识的在提升设计能力基础上,不断的去积累对经营、用户、沟通、技术的理解与实践。

对于用户体验或是任何一个团队来说,以上也同样适用,互补而紧密的协作,将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于此同时,运营,在今天这个时代也显得重要,正如airbnb的设计团队所践行的首席文化官去推广用户体验思维和能力,以及SAP设计团队所提出成熟度模型的推广,异曲同工。

既然设计是要跨越科技与人文的一线之间,那么感性与理性必然在其间交错,我们所要做的,归根结底是要在实践的基础上领悟,知行合一。

UXPA中国2016美国游学项目短暂的行程,亲临美国式体验、接触硅谷式企业,体会体验人才观,而随着UXPA中国主办的一年一度用户体验行业大会Userfriendly2016的临近,我们欣喜的发现包括Katz教授在内的全球用户体验设计行业的学者与企业专家都将来到中国,分享他们的经验与观点,11月17日-20日,苏州见。

0   喜欢

操作成功!
请登录您的邮箱获取新密码,请尽快修改您的新密码!